李顺和:触摸过电流的双手--上海频道--人民网

见证城市配网带电作业发展进阶

李顺和:触摸过电流的双手

2018年11月11日18:42  来源:人民网-上海频道
 

——触摸电流是什么感觉?

“就像有很多很多针尖、刀尖在手掌中扎。”

——是非常危险的工作吧?

“是的,一度危险到很难谈到女朋友。”

——那为什么还坚持这么多年从事这个工种?

关于这个问题,上海市区供电公司输电(配电)带电作业二班班长李顺和没有回答。或许,爱上一份工作和爱上一个人,都是天底下最讲不清楚道理的事情。

哪怕爱了几十年。

从“小学徒”到教遍全国的导师

20世纪50年代,由于辽宁省鞍山煤矿在提炼过程中对不停电作业的需求,中国首次提出带电作业这一概念。得到水电部批准后,北京、上海、辽宁等地技术人员前往苏联学习带电作业。学成归来后,于1954年在国内进行首次带电作业,随后在各地电力部门逐步拓展。上海的带电作业亦于1954年后开展,主要应用于输电网220千伏电压等级以上线路的消缺维护,后期向配电网延伸并在下属部分供电所成立作业小组进行新型项目尝试。

带电作业具备三个基本要素:流经人体的电流不大于1毫安、场强不大于2.4千伏/平方厘米、足够大的安全距离。尽管配电网带电作业衍生于输电网带电作业,但两者在三要素方面存在巨大差异——输电网带电作业尽管电压高,场强大,但由于电流小、安全距离大,作业期间可通过穿着屏蔽服使用放电棒合理接触电场,并使用合格的绝缘材质过渡到强电场中,因此相对安全系数非常高;而配电网带电作业由于设备间距狭窄,安全距离小,不能穿屏蔽服,只能依靠绝缘防护和绝缘遮蔽来保持最小安全距离,可以说危险性更高、作业难度更大。

八十年代,20岁出头的李顺和从事线路检修工作时就接触到带电作业,跟着师傅亦步亦趋地“学生意”,做“学徒工”。那时社会上有种偏见,觉得“爬电线木头”是没有技术含量、上不了台面的苦活、脏活、累活。比线路工作更不招人待见的是带电作业,因为太过危险:“带电工作啊,一不小心就要触电啊,出人性命的,工资还低”……从事线路带电作业的青工一度连处对象都困难重重。

年轻的李顺和不管这些世俗的眼光、刺耳的话语,他把每次带电作业工作的要领诀窍都记录在小本子上,记录下每一种设备的特性和操作技巧。“像了解自己的双手一样了解线路、杆变、开关、闸刀……”认真工作的他终于收获了爱情。李顺和1992年结婚,1993年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6月喜添麟儿。也是在那时候,市区供电局机制改革,李顺和所在的线路检修班整体划为带电二班,他是副班长。原先线路操作中只进行0.4千伏低压带电作业,在之后开始涉及10千伏高压带电作业。

“技术知识储备不够用了,1995年,单位请来日本带电作业专家给我们上课培训。”李顺和拿出一张有年头的老照片,九名身穿墨绿冬款工作棉服的供电员工同一位年约五十的日本专家合影留念,31岁的他再次成为“小学徒”。

90年代中末期,市区供电局率先引进日本旁路作业设备进行配网旁路作业项目探索,后由当时的带电公司牵头,市区供电下属三产企业与日本藤昌公司合作,引进开发适合中国市场的旁路作业设备(日本电压等级为6千伏,国内为10千伏),并投入运用,成为中国旁路作业的鼻祖。由此,市区供电的配网带电作业技能走在了全国前列。

1998年起,市区供电为其他郊县公司和国网兄弟单位提供配网带电作业培训,范围涉及浙江、江苏、江西、四川、青海、内蒙古、新疆等数十个省份。2008年起,市区公司对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下属广州、番禺、东莞、汕头等分公司开展配网带电作业培训,培训范围几乎覆盖全国。2000年,李顺和荣获上海市区供电局颁发的“九十年代十大杰出青年”奖;2002年起,李顺和连续八年被聘为公司首席作业手;2016年,李顺和团队被聘为上海市电力公司周期制兼职培训师;李顺和同他的班员们不断总结实战经验、一起编写带电作业指导书,在十多年的时间里差不多走遍了祖国的大江南北,为成百上千的带电作业人员授课解惑,成为行业导师……严格意义上来说,世界的带电作业起源于美国,新中国的带电作业则师从于苏联;国内带电作业始于辽宁,但真正将带电作业从输电网推广到配电网的是上海,并且市区公司在其中起到了相当大的推动作用。

很多东西都是“从无到有”

每天早晨7点就抵达公司,这是李顺和工作36年来一直保持的工作习惯。

“作为班长,每天早点来到班里,观察每位班员上班时的精神状态,做到心中有数,然后确定一天的工作安排。带电作业班是‘虎狼班’、‘尖刀连’,既代表了供电公司高精尖的核心电网运维技术、是响当当的威武之师,同时也是一个高危工种,必须全身心投入,容不得一丝疏忽懈怠。”年逾54岁的李顺和望着年轻班员的座位说。

1982年6月,高中毕业的李顺和进到沪西供电所,培训一年后分入线路检修一班。他和许多同龄人一样经历了1978年改革开放后经济快速发展带来的上海第一轮城市电网改造——大批量陈旧木头电杆被拔除、以更坚固的水泥杆替代;大面积老式里弄线、架空线被拆除、换上直径更粗、电压等级更高的新缆线,杆变箱变也纷纷增容提升,用电量抢修量不断攀高。期间有一段时间,李顺和也被借调到操作班工作过。扎实的线路、操作实战经验,为他后来的职业生涯发展、转向从事带电作业这个“虎狼工种”打下了扎实基础。

“熟练掌握线路工作的员工,经过一到两个月的培训就可以上手带电作业。而没有线路工作经验的员工,至少需要三个月、甚至半年。”李顺和说:“我国五六十年代起就有带电作业,但在供电所的应用非常局限,只在施工和检修中带到一点。六十年代末,沪西线路带电班初具雏形,人员配置只有三四个人,主要开展业扩熔丝的断接、轮换,支接线路断接及部分设备的维护消缺,带电作业人员依靠绝缘站脚板、绝缘平台和绝缘独脚爬梯作为载体进入电场……那会儿的带电工作还是类似开天辟地一样的垦荒。”

何谓垦荒?

中国尚未改革开放前,很难广泛引进当时国际上的先进工器具和技术经验。五六十年代,沪西供电所与一家装卸机械厂联手改装吊车,制作了以桦木作为绝缘臂、胶木作为绝缘斗的国内首台绝缘斗臂车;七八十年代,沪西供电所总工程师陆天民带领团队自行设计,与宝鸡重型机械厂合作运用东风卡车作为底盘研制开发了26米折叠带二段伸缩的混合臂绝缘斗臂车,使作业条件得到了提升。良心国货,但在绝缘指数和实际应用上,同国外专业厂商设计生产的专用车辆相比肯定还有差别。随着改革开放,国门大开,经济贸易往来拓宽产品研发生产渠道,90年代,随着对供电可靠性要求的提高,上海电力投入大笔资金采购进口绝缘斗臂车,沪西供电所也添了三辆日本产的杭州爱知绝缘斗臂车。“现在我们带电班有四辆杭州爱知,因排放量规定,去年刚换的新车,带电脑闭锁装置,斗臂承重超过安全范围会自动停止运转。”楼下两间车库里,整齐停放着四辆崭新的黄色绝缘斗臂车。

三十多年前国产绝缘手套厚重坚韧,柔软度弹性度很差,手指弯曲都困难,更不用说操作器械了,很多时候就只能赤手作业。“连覆盖在带电线路上的绝缘盖布、绝缘操作杆都是自制的。”李顺和说,“没有进口,也没有地方买。”这在现在听起来如同天方夜谭,但在70年代就是现实。带电作业的开拓者们寻找各种材质,请电试班进行绝缘耐压试验,最后发现涤纶薄膜效果最好,再自行裁切成合适的大小形状……直到90年代,有了进口绝缘手套、绝缘布、美国哈斯汀公司绝缘操作杆、日本依佐米、德国克拉克充电式压接工具及电动切刀,在提升作业安全性同时大幅度减轻了作业人员的负担。

“掌心不再有被针尖、刀尖扎的刺痛感了。”李顺和看着自己粗糙的手掌说。

这是从无到有,摸着石头,不,触摸着电流穿越时间之河、一路探索的历程。

从“带电”走向“不停电”

2000年,上海的带电作业开始进入迅猛发展期,上海电力系统内绝缘斗臂车增加到150台,各供电分公司(原供电所)从事停电检修以及线路运行、操作的工作班成员开始转型,经过内部培训合格后开始从事带电作业,配网带电作业人员得到极大补充。此时市区公司带电作业人员由原来平均每家单位3~6人增加至10~20人的规模。作业量也由每年几百次突破至5000次左右。以2005年为例,上海市电力公司带电作业达到1万次,市区公司整体作业量超过5000次,占上海市电力公司总量的50%以上。

技术也在实操中不断成熟、升级。市区公司输电(配电)带电作业二班现有员工11人,拥有丰富的复杂带电作业经验及电缆不停电作业技术,多次开展旁路作业-检修电缆线路、临时取电给(移动)箱变、断接电缆终端引线等工作项目。

这个有着35年光荣传统的团队,被授予“国家级青年文明号”、“全国五一劳动奖状”、上海市“标兵班组”、“上海市重点工程立功竞赛优胜班组”、“上海市红旗文明岗”、“上海工人先锋号”等多种荣誉,旁路作业法也被评为上海市成果大赛一等奖、上海市劳动保护一等奖。

说起令人感到骄傲的班员、娴熟先进的技能、各方赢来的荣耀,李顺和脸上闪着光:“我们一路走来,风风雨雨、摸爬滚打几十年。现在要让年轻人站在我们肩膀上,他们是未来,是明日之星。”

什么是未来?

2018年7月21日,市区公司带电作业室成立,主要牵头组织、负责落实公司服务区域内的“配网不停电作业”,主要服务10(20)千伏配电线路及电缆供电的客户,通过错峰规避客户营运时间、连接发电车或应急电源提供电能支持、采用负荷转移等方式让客户不停电或尽可能地少停电,让停电次数减到最少、范围控制到最小、时间压缩到最短,在此前提下进行施工检修、部件更换、维护测试及缺陷处理。

这么说,带电作业是一个工种,一项对城市配网安全运维同时确保民生用电的技术手段,而配网“不停电作业”则是一种服务理念,涵盖了带电作业,以供电可靠性为中心,借助运行方式调整、作业方式优化,以实现客户不停电或少停电的目标,为客户多供电、供好电,为企业和客户创造最大价值,不断提升优化营商环境。

年轻人就是要站在前辈的肩膀上,站得更高、才能望得更远。

李顺和的手按在年轻班员的肩头,这是触摸电流长达30年的手,手不会传递电流,传递的是延续数十年不变的重任。

“全身心投入,没有其他。” 

(责编:严远、韩庆)
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 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