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夜饭是纽带--上海频道--人民网

新春走基层

年夜饭是纽带

2019年02月06日09:27  来源:新闻晨报
 

晨报首席记者 宋奇波

“点点好吗?”爷爷会主动给我打电话,但通话时间基本不会超过一分钟。点点是我刚满四个月的女儿的小名,对于点点近况的询问会为爷孙间的每一次通话续上十秒钟。

过去的一年中,我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年初办了婚礼,年末有了女儿,也在宁波余姚县城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新家。女儿出生后,为了方便长辈帮忙照顾,妻子决定带着女儿在县城的新家住上一段时间,我也尽可能在周末回去和妻女团聚。

“年三十早点回家。”爷爷的这一句提醒,让我突然想起,虽然新家和老家的车程不到半个小时,但在点点出生后,我几乎没有再回过老家。

老家有我七岁以前全部的童年回忆,以及大学之前学生时代所有的假期记忆,即使后来去了外地上大学,乃至选择在上海工作,大部分超过三天的假期我也都在那里度过。

生活重心的转变是如此迅速和明显,我像是被连根从老家的土壤中剥离了出来。“早点回家过年”成了维系我和老家联系的一根纽带。

除夕夜在爷爷家吃年夜饭,和亲人们一起跨年守岁,是一个自我记事以来就存在,已经延续了二十多年的传统。以前,我更多的是以一个小主人的身份存在其中,反倒是看不清这个传统的价值。今年,半客半主的新身份给了我一个全新的观察视角。

大年三十的中午,我带着妻女早早地赶回老家。在村子里溜达的爷爷,不知从哪里得到我们已经到家的消息——我们前脚刚进门,他后脚就回来了。

奶奶告诉我,今年家里没有买烟花爆竹,主要是爷爷怕爆竹声会惊吓到点点。这使我有些意外,爷爷是个格外喜欢热闹的人,往年家里的烟花爆竹会堆满客厅的一角。

下午,父亲和母亲开始在厨房里准备年夜饭的食材,两个姑姑陆续赶来帮忙,奶奶因为帮不上忙而团团转。

老家的房子在5年前改建时,安装过一套全新的厨房设施,但因为爷爷喜欢吃大锅煮出来的米饭,就另外腾出一间房重新搭建了一口烧火灶。又因为父母在外经商,掌厨的奶奶用不惯新的厨房,所以有烧火灶的小房间成了实质上的厨房,现代化的厨房反倒成了储物间。

傍晚,两个姑父和小表妹也到了,大表妹永远是最晚到的一个。5点半,天色渐暗,爆竹声从村子的各个角落响起,除夕夜的年夜饭正式开始。

三十年前,爷爷和奶奶的三个子女陆续离开老家,组成了三个小家庭。在随后的二十几年间,每个除夕夜,三个小家庭都会回流到这里,几乎没有一年中断过。一桌子11个人,这个格局持续了近二十年,直到4年前,我带着妻子加入其中,然后又在今年带着点点来到这里。

这一顿饭,点点无疑是绝对的主角,每一个人都在品味着因为点点的到来,自己的辈分得到了提升。

添丁对于每一个家庭而言都意味着新的希望,饭桌上的话题也渐渐被引向了对于未来的憧憬。而长辈们对于这种话题的讨论总会落到十分具体的点上,“如果两个外甥女明年都能带一个新成员来,我们就得重新打一张15人规格的圆桌了。”父亲说。

但事实上,父亲的这个考虑有一些与现实脱节。整场年夜饭进行过程中,两个姑姑始终都在厨房忙活,妻子和母亲也因为要轮流照顾点点而无法同时落座。

或许,等到下一年的除夕,点点能够绕着饭桌自己玩耍了,我们可能确实需要去打一张更大的圆桌。

(责编:龚莎、轩召强)
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 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