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支“银联之歌”给党听 曲阳路街道居民坚持8年自主办报--上海频道--人民网

唱支“银联之歌”给党听 曲阳路街道居民坚持8年自主办报

2019年07月03日16:00  
 

图为《银联之窗》编辑部成员。 盛涤民摄

你相信居民区的居民用半年时间就能编一本书吗?并且编委的平均年龄都在80岁左右。7月1日建党节到来前夕,曲阳路街道银联花园的居民们将85篇曲阳故事汇编成册,并为书取名《银联之歌》。其实,书中的每篇故事都来自于居民自己创办的小报——《银联之窗》,今年的7月1日也是这份报纸的8岁生日。

传递居民区“正能量”

“志愿者风采”“孝星撷英”“小区新风”“百姓故事”,《银联之歌》85篇文章被分成了四个板块,其中“志愿者风采”和“孝星撷英”的文章数量最多。《银联之窗》主编、编委会成员马湘说,2012年全国妇联、全国老龄委发布“新24孝”行动标准后,小报编辑部的记者们马上行动起来,走进居民家中,挖掘典型事迹,并在版面上创建“新二十四孝”的专栏,做了长期宣传报道。一般,居民区的传统宣传方法是将有关“新24孝”的事迹配上照片做成展板,但实际上这样的宣传效果并不理想。同样的事迹通过记者的笔触,会更加形象深动,也更容易打动读者,从而起到良好的宣传作用。“我们首次选稿的时候选了上百篇,后来硬是删减到了85篇。”编委会成员盛涤民告诉记者,小报记者上门挖掘故事不仅没有遭到居民的拒绝,编辑部还陆续收到了热心居民的投稿,这让居民区的“孝”文化和志愿者精神得以传承下去,也让更多居民加入到志愿者队伍中,其中不乏港台籍居民。小报的首位摄影记者顾嘉林指着《银联之歌》扉页的一张照片说,“这是志愿者表彰人数最多的一次,一共有108人。”

一份小报的魅力

虽然只是居民区的小报,但影响力却不小,在纸质读物不再流行的今天,你走在银联花园,依然能听见居民对居委会说,“下期报纸什么时候出啊?千万别漏了我!”可见《银联之窗》的魅力。

《银联之窗》记者、编委会成员陈燕卿说,当初办报时一方面是希望挖掘居民身边的正能量故事,另一方面,小报也是居民与居委会、居民区党总支沟通的平台。但8年间,这张小报已经变成了银联花园的居民文化品牌,这一点对一个居民区而言无疑是珍贵的。

四个月前,楼美娜接任银联党总支副书记,在上任之前,她也考虑过《银联之窗》的存在意义。纸质报刊的时效性不及微信等互联网平台,且要消耗更多人力物力。但当她收到编辑部成员整理好的8年的报纸后,瞬间打消了之前的疑虑,“当我拿到这一叠沉甸甸的报纸后,觉得办报的意义是虚拟网络平台无法比拟的。”顾嘉林告诉记者,8年间,居委会的班组成员换了一批又一批,但每一位新来的居委会书记都十分支持大家办报,曲阳路街道也给予了关心和支持。党建引领为小报注入了活力,也坚定了编辑部成员办报的信心。

各尽其能的“智囊团”

由于编辑部成员无人在退休前专门从事过新闻出版行业,大家首次办报的过程可谓一波三折。当时年逾80岁的老党员章根宝自告奋勇负责排版工作,但考虑到正规的排版软件费用较高,章根宝决定用自己擅长的Word软件,可是毕竟第一次排版,难免遇到难题。章根宝一边翻书,一边寻求热心网友答疑,第一次排版排到了凌晨两点。就在大家都以为大功告成的时候,印刷厂电脑显示出来的原始版面都是乱码。“我当时头皮一阵发麻,大脑一片空白……”顾嘉林至今对第一期办报的经历记忆犹新。后经印刷厂6个小时的调整,版面才得以恢复正常。“要是最后一步毁了,我们就白忙了。”办报是零报酬,但编辑部每个人都各尽其能,有时候还会“较上劲”。孟繁生和陈燕卿是夫妻,两位退休老干部自从干起“文字活”就会经常为了一个字的用法发生争执。“有一次,我和他为了一句话中应该用‘推’还是‘抱’从家里吵到了居委会……”陈燕卿说。虽然偶有争执,但经过8年的锻炼,陈燕卿已经从“实习记者”成长为“资深记者”。

编辑部的每个人都未曾把《银联之窗》当作一份工作,“现在强调精神养老,写作拍照是最好的养老方式。”据悉,《银联之窗》第一批编辑部成员部分因为年事过高已“二次退休”,第二批成员已顺利接过相机、纸笔继续谱写“银联之歌”。

(来源:虹口报)

(责编:实习生、韩庆)
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 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