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十位阿姨爷叔为中暑消防员擦汗、扇风 网友点赞--上海频道--人民网

几十位阿姨爷叔为中暑消防员擦汗、扇风 网友点赞

2019年08月03日08:31  来源:新闻晨报
 

昨天,应急管理部消防救援局官方微博“中国消防”发布了一则短视频:高温天的上海,一场扑救居民火灾的恶仗结束后,消防员疲倦地坐在小区的路旁,几十位老人自发地围着消防员,不停地为消防员扇扇子,用毛巾一遍遍擦去消防员身上的汗水,像照顾自己家的孩子一般悉心。

视频一经发布,立即引发网友的点赞与心疼。有网友留言说,“那大爷拿着毛巾直接伸进小哥哥衣服里擦后背,那手法……”;对此,马上有网友跟评:“仿佛小时候,我疯跑回家一身汗的时候,爷爷奶奶给我擦汗的手法!”

昨天,晨报记者证实了这段视频记录的是7月27日下午,上海市闵行区莘南新村某号5楼一户居民家中发生火灾,闵行区消防救援支队莘庄中队灭火救援后发生的暖心一幕……

消防员破门内攻灭火

7月27日13时30分,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闵行区莘南新村某号5楼一户居民家中突然冒出浓烟。

接到居民报警后,闵行区消防救援支队莘庄中队迅速调派两辆水罐消防车和一辆抢险车赶赴现场灭火救援。

“起火的是一个老小区,消防车开不进去,我们从小区门口铺了10几根水带,沿着楼梯一直铺到起火房间的门口。”莘庄消防中队队长翁晓罗说,因为起火房间防盗门锁上了,屋内火很大,负责内攻灭火的头车攻坚组消防员张财嘉和肖烙彬带着无齿锯先行破拆防盗门。

破拆后,张财嘉和肖烙彬又带着两把水枪,进入房间灭火。

“当时,房间已经呈猛烈燃烧的状态,次卧阳台的窗户已经烧得往下掉,火苗一度往窗外冒。”翁晓罗说,在猛烈燃烧的房间里,张财嘉和肖烙彬坚持扑救20分钟,直到空气呼吸器(以下简称“空呼”)里的压缩空气快用完了,才到楼下去换空呼,这时发现有点中暑的迹象。

“小区里几十名老百姓,大多是一些年纪大的阿姨、爷叔,看到他们俩有些中暑了,拿来了矿泉水、冰袋、龙虎丹,还有藿香正气水,有几名居民还拿来毛巾帮他们擦汗。”翁晓罗说,作为一名有着16年灭火经验的老消防员,他看着也非常感动,“感觉那些阿姨、爷叔把我们当作他们自己的孩子一样。”

约半小时后,起火房间的明火被彻底扑灭。因扑救及时,火灾没有蔓延到楼上、楼下其他居民家中。

被子衣服烧着往楼下掉

8月2日下午,晨报记者来到闵行区莘南新村,小区居民回忆了当天的情况。

7月27日下午1点多,家住一楼102的陈阿姨中午刚洗好碗,正准备午休,突然听见屋外有人喊着火了。

“我就跑到前屋看、后屋看,发现楼上的被子、衣服烧着了,不断往下掉,掉在我家院子里继续烧。”回忆起当天的场景,陈阿姨说她“魂都快被吓掉了”。

后来,陈阿姨赶紧用盆接水去灭火,直到消防队赶来,加上另一位居民的帮忙,才一起把院子里的火扑灭,陈阿姨还特地拿出2瓶盐汽水为消防员解暑。

“当天就我一个人在家,要是火烧到家里来怎么得了。”陈阿姨说,火灾发生后的这几天,她一直在洗衣服、晾衣服,家里的柜子、墙壁都有水渗透的痕迹。

“最惨的还是502室和602室的人,现在根本没法住人了。”据陈阿姨回忆,住在502室的人才搬来一个星期左右,没想到就发生了火灾,现在已经搬去了其他地方。

据501室的樊先生回忆,当天最先发现火灾的是住在602室的居民,当时樊先生准备出门上班,突然听到有人一直在拍他家的门。

“602室的阿姨说,我对门着火了,敲了半天门也没反应。”樊先生说,得知起火后,他就跑到窗户边,看到隔壁的窗户里冒出了大量浓烟,随后就赶紧和602室的阿姨去通知这栋楼的每一户居民。

“能通知的居民都通知到了,后来我看到消防队来了,就去上班了。”樊先生说,他在出门前特地关上了家里的门窗,并把水、电断掉,“后来家里的焦糊味还是持续了好几天”。

8月2日下午,记者在楼下见到了502室的业主,对方表示不方便接受采访,“现在消防队员还在查看情况,我也在忙着搬家,其他东西顾不上,大家都是受害者,实在对不起啊。”

[对话消防员张财嘉]

“阿姨说我就像她的亲孙子”

视频里,坐在右侧、身穿黑色T恤衫的男子是22岁的消防员张财嘉,一名身穿绿色短袖的阿姨一直站在他身边为他扇扇子。

扇了一会后,阿姨从旁边一位老伯伯手中又拿来一块毛巾,先是为他擦了一下脖子,然后又扯着T恤衫的领口,把毛巾伸进他后背擦了一遍。

昨天,张财嘉详细回忆了当天的情形。

晨报记者:你们赶到火灾现场时,具体情况如何?

张财嘉:我们是第一批内攻小组,当时楼道里烟大得很,什么都看不到,防盗门是锁上的,烟一直从门里往外窜。摸上去,门已经很烫了,必须要破拆,只有内攻(指进入房间内部,用水枪灭火)才能彻底把火扑灭。

晨报记者:破拆的情况如何?

张财嘉:因为防盗门很厚,我拿着无齿锯要把防盗门的锁切成三角形,才能打开。为了防止破拆时发生意外,队友肖烙彬在后面,一直用水枪给防盗门降温。差不多用了五六分钟,我们俩打开了防盗门,进去内攻灭火。

晨报记者:你们究竟是怎样内攻灭火的?

张财嘉:内攻灭火就要往房间里走,找到火最大的地方,用水枪扑救。当天火最大的地方是在次卧房间的最里面,当时次卧已经烧得往楼下掉玻璃窗了。

房间里的温度高得不得了,我拿着一支水枪在前面灭火,肖烙彬拿着另一支水枪在我身后,把水浇在我身上,给我降温。因为火场的温度实在太高,水喷在我身上,感觉烫得不得了。

晨报记者:你们在房间里呆了多久?

张财嘉:差不多20分钟,我们发现压缩空气快用完了,就下楼去换“空呼”。下楼后,才发现已经累得不行了,人已经没力气了,可能有点中暑,感觉头晕晕的,浑身发抖。我和肖烙彬就把战斗服脱下来,准备休息一下。

晨报记者:你们的战斗服有多重?

张财嘉:战斗服、面罩、空呼,一整

套装备差不多有四五十斤。

晨报记者:小区居民什么时候围过来的?

张财嘉:看到我们俩下来,就都围了上来,开始递水、递毛巾,给我们扇扇子。有人还从家里拿来了龙虎丹和藿香正气水,我和肖烙彬每人都吃了几粒龙虎丹,各喝了一瓶藿香正气水。还有人从现场待命的120救护车上,拿来了冰袋,给我俩放在额头上、背上、腋下降温。

晨报记者:视频里有一个穿绿色短袖的阿姨,一直在给你扇扇子,你有印象吗?

张财嘉:有印象。她说,我们就像她亲孙子一样,她孙子也是20多岁,是一名警察。我就说,“谢谢你,阿姨”。她说,“没事的、没事的”,然后就一直给我擦汗。

晨报记者:你过了多久才缓过来?

张财嘉:差不多10多分钟就缓过来了,我们平时训练,有时也会这样。因为其他队友还在楼上灭火,肯定也很累,所以我们俩休息了一会,就重新穿好战斗服,换好空气呼吸器,又上楼了。

[对话消防员肖烙彬]

“老伯一直帮我擦汗”

视频里,另一名穿蓝色T恤衫的消防员是20岁的肖烙彬,一名身穿横条纹T恤衫、满头白发的老伯伯一直在拿毛巾给他擦汗。

晨报记者:你当时的主要任务是什么?

肖烙彬:我和张财嘉负责内攻灭火,他破拆防盗门时,我必须帮他打掩护,用水给防盗门降温,防止发生意外。破拆成功之后,他进去用水枪灭火,我用水枪把水一直浇在他身上,保护他。

晨报记者:你还记得当时给你擦汗的老伯伯吗?

肖烙彬:记得。他给我拿了一块毛巾,一直帮我擦汗,擦完后背,又帮我把手上的汗也都擦掉了。

晨报记者:我看你一直在喝水?

肖烙彬:嗯,那位老伯伯给我拿来了两瓶矿泉水,我感觉身体有些虚脱了,所以很快喝掉了两瓶矿泉水。

晨报记者:老伯伯跟你说什么?

肖烙彬:记不太清了,只记得他说,如果你们父母看到了,也会很心疼的……

[对话居民]

“哪个妈妈看到不心疼啊”

昨天下午,晨报记者在小区找到了当天为消防员扇扇子的朱阿姨。

7月27日下午2点左右,视频里穿着红色衣服的朱阿姨看见不远处围了很多人,凑近一看,才发现是两个年轻的消防员救火后累瘫了,坐在草地上。

“我看大家都围着,就赶紧拿扇子给他俩扇扇风。”朱阿姨说,当时天气非常闷热,两个消防员低着头,贴身的衣服已经全部湿透,有点中暑了,“他们的衣服、装备很沉,我特地去拎了一下,发现有几十斤重”。

朱阿姨说,当时有一个居民走过来,从包里掏出一瓶水,递给这两个年轻人,其中一人刚喝了几口,另一个人马上也接过去喝了几口。

“两个年轻的消防员都快晕倒了,哪个妈妈看到这种情形会不心疼呀。”朱阿姨说。

视频里,另一位穿着绿衣服一直在扇扇子的沈阿姨回忆道:“两个年轻消防员的脸估计是被灼伤了,一块一块的发红,身上的皮肤烫得不得了。”

看着两位年轻消防员的样子,沈阿姨非常心疼。后来,她通过聊天得知,两位消防员一个22岁,另一个20岁。

之后,有一位张大爷从家里拿来两块毛巾,用冷水打湿后,反复地帮他们擦背、擦身体。

120急救车赶到现场后,医护人员也为消防员拿来了冰袋,还有人拿来了藿香正气水,两位消防员大概休息了十几分钟,又匆匆上楼灭火去了。

(责编:邬迪、轩召强)
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 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