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明灶花,藏在大都市的人间烟火气--上海频道--人民网

崇明灶花,藏在大都市的人间烟火气

唐小丽 实习生 操开明

2019年11月01日16:22  来源:人民网-上海频道
 

柴米油盐酱醋茶,开门七件事,没有一样离得了灶头。自从人类开始使用火以来,一日三餐都与灶头息息相。有了它,再贫穷的家也有了烟火气息,再寒酸的屋也有了温暖记忆。

炊烟从农家的灶头里飘出,柴火在灶膛里劈啪作响,饭香便溢满了农家小院。大灶台烧出的饭菜就是香,这是不少农村孩子心底的温暖记忆。

一画就是40年,乡间泥瓦匠成非遗传人

在上海的崇明,灶头,不管是两眼的,还是三眼的,在灶山上和灶沿下,都画有各色图案,人物、山水、花木、动物应有尽有。人物,画的大抵是戏金蟾的刘海、捧仙桃的寿星、嬉笑的和合两仙;山水,绘的是入云的仙山、荡舟的江河、缥缈的亭榭;花木,描的是富贵的牡丹、傲雪的红梅、苍劲的松柏;鸟兽,作的是引吭的雄鸡、回首的快鹿、跃龙门的鲤鱼等。

崇明灶花(操开明 摄)

这里的人们还给灶头画起了一个极富诗意的名字:灶花。由于灶头上有灶王爷居住,故而这些陪伴灶王爷的灶花自然都象征着吉祥、昭示着富贵、表述着向往、蕴含着祈求。如果谁家的灶头只是简单地刷上一层石灰浆了事,人们便会将其称为“光头灶”或“豆腐灶”,他们认为这种灶是会惹灶王老爷生气的。

关于灶花的由来,在崇明还有这样一个有意思的故事。据说从前有户贫穷人家的儿子在学成泥瓦匠回来以后,就给烧火做饭的老母亲砌了一副新灶。可是老母亲对儿子说:“我们有了新灶头,却没有东西可以用来炊膳呀!”于是儿子便在灶头上画上了公鸡、鲤鱼等图案,对母亲说:“谁说我们穷人家只有野菜粗粮果腹,我们也可以用画画打牙祭。”于是崇明民间便有画画打牙祭的说法,而在灶头上画画也流行开来了。

灶花的执笔者,都是那些工匠队伍中资历长、手艺高的人。他们一气呵成,信手绘就的灶花将雅与俗、粗与细、精与简熔于一炉,饱满的构图、简练的造型、鲜艳的色彩极富装饰性。这些用墨汁或镬锈作颜料绘制的灶花,虽经烧菜煮饭时锅中冒出的热气喷击,却不会渗洇,不会化色。灶花和西洋湿壁画的原理一样,灶在灶山半干半湿时绘上去的,再经慢慢风干和烧饭菜时烘干,日久光鲜依旧。

在崇明,向化镇北港村的村民黄汉生是远近闻名的崇明灶花非遗传人,黄汉生今年67岁,已经画了40多年的灶花。黄汉生说,崇明人的灶台上,没有重复的灶花。他自己画的灶花也都是即兴之作,不打草稿,不作修改,下笔为准。“因为灶花所用的颜料很特别,颜色一旦被吸收进灰泥中,是不可能修改的。”

黄汉生在家中作画(操开明 摄)

黄汉生就在崇明的农村长大,他从小喜欢画画,乡村里的小伙伴一起随便“涂两笔”,就他画的飞鸟和花草最像。初中毕业,黄汉生做起了泥瓦工,帮别人家里新砌一个灶头 ,别人收工回家了,他喜欢留下来看老师傅画灶花,一边看一边临摹。没多久,黄汉生就成了村里最年轻的灶花师傅,“只要告诉我想要什么题材,我就能画出来。”

“村里三分之一的土灶台上都是我的作品。”说起这个,黄汉生很是自豪。他画得最多的就是“年年有余”“五谷丰登”“龙凤呈祥”等象征着美好的花鸟鱼虫、山川河海。一只小鸟、一朵小花,在黄师傅的精心勾勒下,很快就初具雏形,稍加修饰,就变得惟妙惟肖。只要没事的时候,黄汉生总喜欢在家里画两笔,都是即兴发挥,想啥画啥。

参观者在《向化老街》长卷前驻足

前些日子,黄汉生接到了一个大任务——画一幅解放前的《向化老街》,镇领导把这项任务交给他时,笑称这可是“向化镇的清明上河图”。黄汉生毫不含糊,带着相机到老街采风,找年纪大的老人们询问老街当年的情形,“比如,这里是一家米店,那里是一家肉铺……”他一一记下来,10米长图整整画了40天。半个月前,在崇明灶花艺术节开幕式上,这幅《向化老街》长卷出尽风头,吸引了众多观展者驻足观赏。

抢救保护刻不容缓,灶花期盼代代相传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崇明灶花是深受农民喜爱的民间草根艺术,至今已有800多年的历史。随着农村城镇化进程的加快,烧柴火的灶头已被洁净卫生的液化气灶所代替,灶头这一昔日农村百姓一日三餐都与之打交道的老朋友,开始慢慢淡出日常生活领域,所以灶花这民间美术作品也失去了其依存的载体而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

“灶头越来越少,载体少了,必须挖掘出灶花作为草根艺术的价值。于是,委托乡镇文广站、村民小组等对农民家中的灶花进行普查,组织专业的摄影人员走进农民家中,寻觅与抢拍现存的灶花作品。”年近七十的汤进达告诉记者。汤进达原是向化镇副镇长,因为对灶花艺术的热爱,退休后“退而不休”,一直致力于灶花文化的保护和传承。

崇明举办的灶花比赛

为了使这一流传了800多年历史的民间艺术不至于失传,崇明从2006年起,每年都会举办灶花艺术节,2012年,崇明灶文化博物馆开馆。博物馆由灶神传说、灶具荟萃、灶花集锦、灶台美食四个区域组成,收集了近500种不同的灶花。为了保持崇明灶花的原汁原味,在建馆前工作人员挨家挨户深入农家,将一幅幅农家灶花拍摄拓印。

崇明灶文化博物馆

在灶文化博物馆里,记者看到,不同年代的灶花图案也体现了浓浓的时代感。比如,建国初期,普遍用旭日东升、劳动最光荣、学大寨等图案,如今生态岛建设,年年有余之类的灶花反映了人民物质生活的改善以及更上一个层次的精神文化需求。

目前,“崇明灶花”已被列入上海市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黄汉生作为崇明灶花的传承人,对灶花艺术的热爱始终如一,正是在他们的坚持下,这几年,崇明灶花逐渐走上了转型路,从过去单一的黑白色,发展成题材丰富的彩色灶花,作画的形式也从灶头搬到墙面、梁柱等。

随着农村经济结构的变化,泥瓦匠的改行、队伍的流失也是不争的事实。汤进达说,根据统计,崇明地区能绘画灶花的老匠手只有70余人,其中年纪最大的已有93岁,最小的也五十多岁了。“以前在崇明,10个泥瓦匠里8个会画灶花。但泥瓦匠的活又累又苦,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愿意去干了。”对此,黄汉生也觉得很是可惜。

小学生在学习画灶花

为了让灶花这门民间艺术能传承和发展,向化镇还与镇上的中学美术班进行了联系,在其开设的美术课中增加有关灶花的知识和绘制特点。并结合教育实践,让学生临摹灶花作品,撑屋基本技法,提高习画兴趣。同时还结合全区性的灶花比赛,让这些小选手积极参与,从中使他们能得到老匠手的点拨和帮助,以培养出一批抢救保护工作的传人。

黄汉生就是向化小学和中学的课外辅导员,他在特制的小灶台模子上带着学生一笔一笔勾勒灶花的雏形。黄汉生告诉记者,“课上要和学生讲讲崇明灶台的来历,和美术老师不一样,我讲的不仅是绘画技巧,还有传达乡间风情的那份乐趣。”

“小灶仙”IP形象(本文图片除署名外,均由崇明区向化镇提供)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的崇明灶花艺术节上,“小灶仙”IP形象正式发布。“小灶仙”以“灶王爷”为创作原型,寓意平安和美好祝福。

“莫道家中寻常事,万家烟火仍留香。”保护和传承这些伴随着祖祖辈辈走过的灶文化,留住的是人们对渐行渐远岁月的记忆,留住的是一份温暖的人间烟火气。

(责编:唐小丽、韩庆)
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 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