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绣花”式精细治理 于细微处见真章--上海频道--人民网

上海“绣花”式精细治理 于细微处见真章

唐小丽

2019年11月06日07:57  来源:人民网-上海频道
 

“一流城市要有一流治理”,“越是大城市越要注重在细微处下功夫、见成效”,“垃圾分类就是新时尚”,“让老年人老有所养、生活幸福、健康长寿是我们的共同愿望”……去年1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上海考察时的重要指示和谆谆嘱托,言犹在耳。

牢记习近平总书记的嘱托,一年来,上海在社会治理精细化上做得怎么样了?跟着记者一起去看看。

精细又精致!社会治理在细微处下功夫、见真章

超大城市,需要一个强大的“城市大脑”。去年1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考察浦东新区城市运行综合管理中心时强调,一流城市要有一流治理,要注重在科学化、精细化、智能化上下功夫。

记者在实地采访中了解到,浦东新区“城市大脑”共接入109个单位,城市运维、城市环境、城市交通等都接入了智能管理体系。作为城市管理领域的“绣工”,城运中心以物联为“针”、以数联为“线”,运用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智联“针法”,开发了常态、应急、专项三类50余个智能管理场景。常态下,实时感知城市运行体征;当严重告警发生,旋即转入应急模式。与“城市大脑”相匹配,浦东还建设了覆盖36个街镇、1316个村居委的神经元系统,全方位感知城市运行的“脉搏”和“心跳”。

浦东新区“城市大脑” 朱强摄

“这个‘城市大脑’太厉害了!”今年8月底,全国城市基层党建引领基层治理培训示范班到此现场教学时,记者听到不少来自全国各地的优秀基层党组织书记发出这样的感叹。他们纷纷举起手机,拍照、录像,说“要把上海的城市管理办法带回去”。

在上海宝山,有个“社区通”,可谓是家喻户晓。一站式掌上社会治理云平台“社区通”自运行以来,全区462个居委、103个村委全部上线,吸引几十万户家庭参与。居民经微信扫码、实名认证即可注册,自主发布议题,反映意见建议。

古筝老师练琴到深夜备战比赛,楼上孩子即将高考……张庙街道呼玛二村一位家长在“社区通”反映后,居委干部立即联系双方,沟通后请古筝老师到社区“公共客厅”练琴,老师还表示愿意为社区义务提供古筝教学。社区趁热打铁,在“社区通”发布古筝公益班招募通知,居民报名踊跃。原本的“水火不容”,就这样成了“水乳交融”。

宝山“社区通”。 宝山区供图

在“社区通”框架中,各村居成为小治理单元,街镇构成大治理单元,全区形成完整工作系统。有了“社区通”,居村党组织让群众随时随地“看得见、找得到、叫得应”。社区党组织、党员和群众心声在网上交织,从“你我”变成了“我们”。

“上海方方面面的工作真是精致又精细!”来自江西瑞金的基层党组织书记赖建婷感慨道,大到“城市大脑”,小至繁琐杂事,没有一件不精细。“我看到很多卫生间里都设置了一个小托盘,专门放手机的,动作虽小,作用不小啊!马路上的清洁工使用的簸箕都是带轮子的,拖着走不仅轻便省力,噪音还小,早晚打扫卫生时也不会吵到沿街的居民……列举不完的小细节,都体现了上海各方面工作的精细。”

养老服务从“有”到“优”,家门口安享幸福晚年

“真的太激动了!习近平总书记每天那么忙,要操心那么多国家大事,还挤出时间专门来看看我们这些老人,跟我们拉拉家常。”时隔一年,83岁的夏娟娟老人跟记者聊起去年见到习近平总书记的情形,依然激动不已。“我们在这里每天都有不同的活动,书法、画画、茶道……早上吃完饭就迫不及待想过来,下午四点‘放学’了,还舍不得走,还要‘赖’一会儿。有这样的好日子,我们要好好活,起码活到一百岁!”说到这里,老人开心地笑了。

市民驿站里,老人们正在做手工。 唐小丽摄

67岁的孙益民老人,原本是退休后来这里托老的,打打球,唱唱歌,安度晚年。没想到,如今摇身一变成了志愿者。老人精神状态特别好,嗓门响亮,“我比较好动,身体也不错,还能继续为大家服务!”孙益民说,托老所的名气很大,尤其是习近平总书记来过之后,很多人会慕名前来咨询,自己的任务就是给咨询者介绍托老所的情况以及这里举办的活动,并且根据不同的老人推荐与其相匹配的活动。“比如我们开的微信课,就是教大家怎么使用微信,怎么支付,大家上课都很认真,不偷懒的。”

去年11月,习近平总书记来到夏娟娟和孙益民老人所在的虹口区市民驿站嘉兴路街道第一分站托老所,看望了这里的老人。他表示,让老年人老有所养、生活幸福、健康长寿是我们的共同愿望。党中央高度重视养老服务工作,要把政策落实到位,惠及更多老年人。

2018年11月6日,习近平在虹口区市民驿站嘉兴路街道第一分站托老所同老年居民亲切交谈。 新华社记者 李涛摄

记者了解到,这里的托老所是集街道市民驿站、社区卫生中心及养老院为一体的日间照料中心,为入托老人提供膳食、个人照护、保健康复、休闲娱乐等服务,每天收费30元,包括午餐和点心。老人们说,在上海,这样的收费不高,基本都能负担得起。

如今在虹口全区23.48平方公里范围内,像这样的市民驿站,已经建设了35个,平均每个驿站覆盖0.67平方公里,服务2.3万人,老百姓吃饭、看病、配药、办事、活动都能在这里解决。

而在全市,上海也在着力打造“15分钟社区养老服务圈”,已建成老人日托所641家,社区助餐场所815个,还为老人提供健康护理、文艺排练等活动,提升老年人生活质量。

今年5月,“上海市养老服务平台”开通上线,涵盖新版养老地图、养老服务机构查询等主要功能。广大市民在这一平台上寻找养老服务,犹如在网上找餐馆、购物一样方便。10月29日,上海市民政局还推出“上海养老顾问”微信公众号。市民借助智能手机,只需划动指尖,就能对全市3000家养老服务机构、200多个社区养老顾问点以及各类养老项目、养老数据等进行查询、了解,从而实现“一屏查询、一目了然、一键直达”。

垃圾分类渐成“风景”,1.2万居住区达标率达80%

也是在这个市民驿站的党建工作站内,嘉兴路街道垃圾分类青年志愿者团队的几位年轻党员正在交流社区垃圾分类推广的做法。一位小伙子告诉习近平总书记,参加公益活动对年轻人来说都是新时尚。习近平总书记表示,垃圾分类就是新时尚!垃圾综合处理需要全民参与,我关注着这件事,希望上海抓实办好。

2018年11月6日上午,习近平在虹口区市民驿站嘉兴路街道第一分站,同几位正在交流社区推广垃圾分类的做法的年轻人亲切交谈。 新华社记者 李涛摄

今年1月,上海率先立法,出台了《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解决垃圾分类难题。再难的题,总得有人先做,而且要做得出,垃圾分类工作上,上海成了全国第一个吃螃蟹的城市。7月1日,《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开始实施,上海从此全面进入垃圾分类时期。上到耄耋老人,下至中小学生,垃圾分类,人人有责,大家纷纷参与进来。

虹叶居民区党总支书记王静华正好是与习近平总书记交流的志愿者团队的负责人,她告诉记者,所在辖区的宇泰景苑小区从今年3月1日就开始实行垃圾分类撤桶并点和定时定点投放,整个小区从原先11个24小时垃圾投放点,归并为3个垃圾分类投放点,小区370多户居民要在规定时间内到3个点分类投放垃圾。

“开始不容易,对老百姓来说,分类比不分类要麻烦得多,而且多年养成的习惯也难以一下子改过来。居委会工作人员和志愿者挨家挨户上门宣传、指导。”王静华说,虽然开头难,但几个月下来,小区环境有了明显变化。等到7月1日《条例》正式实施时,小区居民已经熟练掌握分类技巧,值守在垃圾房旁的志愿者也可以全部撤离了。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基层干部、小区志愿者、社区居民……大家“各显神通”,各种分类“神器”频出,给垃圾分类工作带来颇多便利。

湿垃圾破袋容易弄脏手,这是一个困扰不少居民的难题。这个问题,在浦东新区周家渡街道的东明家园小区,只用了200块钱就轻松解决了:他们在垃圾箱旁边设置了一个简易洗手池,上面放置一个水箱,下面放了一个水桶。其实居民每次扔完垃圾后,洗手需要的水量是很小的,水箱里的水并不会消耗太快,洗了手的水还可以直接浇灌旁边的绿化带,一举几得。

垃圾箱的右侧,设置了简易洗手池。 唐小丽摄

有的地方不仅分干湿垃圾,甚至开始分生熟垃圾了。在崇明区城桥镇东门新村小区,陈阿姨把烧菜前的果皮、菜叶扔进一个垃圾桶,吃完饭后,剩菜剩饭则倒进另一个垃圾桶。陈阿姨告诉记者“小区正在试点,生、熟垃圾分开。”为何湿垃圾还要分生、熟?崇明区垃圾分类推进办工作人员陈平解释,细化垃圾分类,更便于后期处理。生垃圾通过生化技术产出高质量肥料和饲料,餐后熟垃圾进入餐厨垃圾处置系统,降低各环节成本,提高了利用率。同时,苍蝇蚊子也少了。

在垃圾分类工作做得最好的崇明,全区生活垃圾分类覆盖率已达到100%,设施、收运规范达标率85%,居民分类知晓率99.5%,分类资源化利用率36.1%。每天,全国各地前来学习交流的人员络绎不绝。采访当天,记者就碰上了来自山东、江苏等地的“取经”团队。“被参观”的日子,无需刻意准备,一位村民说:“垃圾分类在崇明,就像吃饭、睡觉一样自然。”

如今,在整个上海,四个月的时间,大部分居住区居民的垃圾分类习惯已经养成,很多小区内已经不需要志愿者值守。据官方统计,全市1.2万余个居住区垃圾分类达标率已由去年年底的15%提升到目前的80%。在垃圾分类实施初期,很多人担心社区的垃圾分类工作会成为无法逾越的难点。但事实证明,居民参与的积极性和主动性远超预期。 

(责编:严远、韩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