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办,我还是想哭……她是爱哭的柔女子也是女战士--上海频道--人民网

怎么办,我还是想哭……她是爱哭的柔女子也是女战士

2020年02月12日21:50  来源:人民网-上海频道
 

人民网上海2月12日电    不知道谁说的这句话:“女人是水做的”, “东东”说她举双手同意,因为她真的很爱哭。患者抢救成功了,和同事欢呼开心地流泪;和老公拌嘴吵架时,觉得委屈要抹泪;看个电影,为爱国情怀感动而泪目。女儿说妈妈是个“爱哭鬼”,看到小区里的流浪狗狗受伤哀呜,都要心疼掉泪。

就是一个这样爱哭的柔女子,转身却成了勇敢的女战士。除夕夜,“东东”——上海市奉贤区中医医院呼吸科主任周东花,和她的三个伙伴一起加入了第一批驰援武汉的上海医疗队。

知道妈妈报名去武汉,读高三的女儿暄宝满心不愿意,暄宝不想妈妈很厉害当英雄,只要是自己的妈妈就好。可纵是万般不舍,最后还是擦干眼泪来为妈妈送行,并把来不及写完的信偷偷塞进了妈妈的背包。随后的日子里,女儿每天会把一日三餐发在全家群里,以此让妈妈知道家里一切都好,告诉妈妈不用回复,保护好自己,早日平安归来。

刚到武汉,新环境、新设备甚至许多药物都是新的、超强度的工作和心理压力负荷......“东东”的内心也是恐慌、忐忑、焦虑,但她硬是把眼泪憋了回去,连线她的时候,她说:“我会坚强的,我不哭,我不会让不良情绪影响到二个妹妹。”她的“坚强”却让远方的人儿掉了眼泪。

“东东”的战场,在金银潭医院北三病区,这里收治的都是其他各区转来的重症患者,患者的病情状况随时会发生恶化,有时晚上临走前还用手势打着招呼的患者,第二天上班床上已空了。“怎么办?我还是想哭,我救不了他们”。

与死神的争夺总是这么残酷。病区里一个准备气管插管的重症患者突然出现心跳骤停,立即行胸外心脏按压,注射肾上腺素、阿托品,心率还是零,医护人员连续抢救了半个小时,心率却依然是零。电话通知也处于被隔离状态的儿子,那端传来撕心裂肺的哭声,同在一个城区却是生死遥望,这样的生死离别,让大家心痛得透不过气。连着几天,东东都无法让自己的心情好起来。

“南山镇守江南都,率白衣郎中数万抗之,且九州一心”。这些天,看着一批批的白衣战士前赴后继、来自全国的各大天团会师武汉,看到世界各地华人想方设法、纷纷筹集资源寄回国内,有韩红这样致力慈善的明星、有骑车千里送菜的平民百姓、有爱心投喂抗疫天使的众多市民......“东东”说:“这样的中国,我无法不感动不流泪。”“我来了,我的责任就是和队友们一起坚守到抗“疫”胜利。

她从不追星,但最近却成了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张爸”的粉,因为“张爸”身上有满满的正能量,是“白衣男神”。

她说好希望,一觉醒来:山河无恙,人间皆安。一定会的,亲爱的“东东”。 (韩 庆 严 华)

(责编:严远、韩庆)
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 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
,